他来了,外资机构可以全面进驻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4-03 11:15

有一条大新闻藏在国内外抗击疫情的新闻里,可谓字越少事越大:自2020年4月1日起取消券商外资股比限制。


券商股东不必只能混血,可以是100%的歪果仁了。


金融红利,是中国的一块大蛋糕,外资早就想吃,吃了还想外带。但是苦于中国较强的金融管制,之前大概只能吃点盒上沾的奶油渣。在国外叱咤风云的摩根斯坦利、高盛等金融机构,在国内完全掀不起浪花,业务量远远比不上国内券商,国内龙头金融机构的外资比例也非常低,上市券商里,比例最高的光大证券也只有22.8%的外资持股,大部分外资比例只有1%。


上市券商外资比例(%)


上一次金融机构外资限制的大规模开放是在2019年5月1日,中国银保监会推出对外开放新措施,覆盖银行业、保险业和资产管理业。


银行业:

取消外资银行持股限制,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取消外国银行来华设立子行的100亿美元总资产要求和设立分行的200亿美元总资产要求;按照内外资一致原则,同时放宽中资和外资金融机构投资设立消费金融公司方面的准入政策等。


在中国刚加入WTO的2001年末,外资银行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是1.82 %。2017年底,外资银行在华总资产达3.24万亿元人民币,较2001年中国加入WTO时增长10倍多,但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下降到1.32%,这说明在中国银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外资银行并没有跟上中资银行的步伐。


持股比例和业务范围限制是导致外资银行发展势头不如中资银行的主要原因。取消持股比例限制,扩大业务范围,一开业就可承做人民币业务与代理收付款业务,内外资一视同仁,无疑的会提供外资银行在市场上公平竞争的环境。


此外,降低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的资产规模门槛,这不仅能吸引更多“小而美”的外资机构来华从事金融服务,也有利于满足金融业和实体经济发展需求。


保险业:

全面取消外资保险公司设立前需开设两年代表处的要求。人身险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的上限2018年底放宽到51%,2021年底以后外资持股比例不再设限。允许外国保险集团公司投资设立保险类机构;允许境内外资保险集团公司参照中资保险集团公司资质要求发起设立保险类机构;允许境外金融机构入股在华外资保险公司;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代理业务和保险公估业务。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的范围,与中资机构一致。取消外国保险经纪公司在华经营保险经纪业务需满足30年经营年限、总资产不少于2亿美元的要求。


作为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最早、开放力度最大的保险业,外资保险机构2018年末的市场份额为6.36%,中资险企占据了约94%的市场份额。取消外资保险公司设立前需开设两年代表处的要求,很可能吸引更多的外资保险公司进入中国市场,有助于落实“保险姓保”的监管趋势。


与银行业立即全面开放外资不同,人身险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的上限只是由原来的50%放宽到51%,但可代表外资股东有更大的主导权,可发挥外资保险公司在风险管理与经营理念上的优势。而2021年底后不受限制可100%由外资持股时,现有的合资保险公司是否收购中资股东股权,或放弃合资公司股权另外新设全资子公司,值得密切观察。


资产管理业

取消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2018年底外资持股比例的上限放宽到51%,2021年底以后外资持股比例不再设限。不再要求合资证券公司境内股东至少有一家证券公司,不再对合资证券公司的业务范围单独设限,内外资一致。取消境外金融机构投资入股信托公司的10亿美元总资产要求;鼓励在信托业引入外资。
对商业银行新发起设立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和理财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不设上限;除了中央的政策以外,上海自贸区也推出吸引外商设立资产管理WOFE(外商独资)的政策,目前已经有逾40家资管WFOE落户上海自贸区,有几家已经获得私募基金牌照发行私募基金产品,并争取在短期内得到政策许可,取得公募基金牌照发行公募基金,从而实现与全球业务接轨。


国内基金行业的历史到目前不到20年,而海外比较成熟的资产管理公司均具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资产管理经验。


上海自贸区已经先允许外资设立外商独资资管机构,由于MSCI等几家国际指数编制机构都打算要陆续提高中国股价指数占全球新兴市场的比率,因此预计会有更多的外商独资外资进入国内资管市场,从私募证券基金开始到公募基金拓展,现有的合资基金公司的外资股东也可能在上海自贸区设立外商独资机构,将对行业格局产生影响。




诚然,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自己当然希望肥水不要流进外人田。听到取消外资券商持股比例,很多人觉得非常不安,感觉是狼来了,要来吃兔子了。


但是中国一直希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毕竟这是一个世界经济大国必须要走的路,如果中国迟迟不让外资金融机构走进来,中国的金融业自然也难以走出去,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金融行业对外开放本身也是中美经贸协议里内容之一,这次对于券商的外资控股全面的放开比例,也表明了这个金融业对外开放在提速。


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全球经济出现紧张情绪,短期内无法平复,中国在这个时间加快了金融开放的节奏。现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开始量化宽松、有的政策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宽松,很多钱被放出来,我们加大金融开放,可以引导资金进入中国市场。


其实早在2018年4月底,证监会发布实施《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合资券商业务范围就逐步放开。2019年10月,证监会表示,自2020年12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取消证券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现在政策4月份就开始实行,这比原来计划提早了8个月


最近有两家合资券商被核准变为外资控股,分别为高盛集团获准对高盛高华持股比例将从33%增至51%,摩根士丹利对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的持股比例将从49%升至51%。加上之前的由UBS AG持股51%的瑞银证券,以及新设立就由外资控股的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有限公司、摩根大通证券(中国)有限公司这三家,中国的外资控股券商共有五家。据统计,目前还有18家左右合资券商在排队待批。



外资券商的到来,到底是狼来了还是鲶鱼来了?


没完全开放前,国内券商受到一定政策保护。取消外资限制,短期必定会加剧券商行业的竞争,甚至不排除会引起新一轮价格战。


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虽然限制放开了,却也并不是可以为所欲为,外资得一家一家地进、慢慢来,所以外资券商目前主要还是发挥鲶鱼效应,跟中资机构一起,提高中国市场的金融竞争力。


外资券商在全球大类资产配置和衍生品业务等方面具备优势,有利于提升行业整体服务水平,为客户提供更多的金融选择。


对于国内券商来说,外资进入可能也是个机会,外资进来更多是寻找合作或者是并购,对比市场上自己单打独斗,外资选择直接合作和并购会更快更好地去占领市场。相对来说,小券商在并购上受到阻力会较少,所以对于小型券商来说,可以在机会合适的情况下抱抱大腿,可以快速提高竞争力。


中国的金融市场规模巨大,1952年至2018年,中国GDP实现增长174倍,2018年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1000万人民币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规模达到197万人,全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达到190万亿人民币,预计到2019年底将突破200万亿大关。财富管理市场前景巨大,境外投资者配置中国资产的需求正在日益增长。为便利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资本市场,中国已向全球提供了多元化的互联互通机制。


放开外资券商持股比例限制是中国金融国际化的重要一步,在这个进程里,我们已经经历了:

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促进了人民币跨境使用,人民币已成为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

2019年9月,国家外汇管理局决定取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限制;

MSCI将指数中的所有中国大盘A股纳入因子从5%增加至20%;2019年6月17日,沪伦通在英国伦敦正式启动;

香港与内地“债券通”上线,已经有31个国家和地区的近1668家境外机构投资者参与债券通,2020年1月日均交易为224亿元。


中国的金融开放正在稳步发展,但是在全球的背景下来看,中国只是处于一个起步阶段,发展空间仍很广阔。金融市场的国际化是不可阻挡的,篱笆能挡住的狼其实本来就是最弱的,要来的狼终究会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变成更凶更强的那一只。

研究中心

🔥 愿为智慧付费🔥

赞赏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赞赏作者 赞赏

已喜欢,对作者说句悄悄话

 人赞赏

1/3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 愿为智慧付费🔥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