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35岁猛男老师,被网课欺负哭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2-14 10:11

 -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1187 篇文章 -



Sayings:

开学了,我真的很心疼那些上网课的老师们。

这些日子他们一直被吐槽和打趣——网课老师被做成表情包,网课老师上课把自己静音,网课老师忘关直播……

谁能想到呢?曾经游刃有余的老师,现在都被网课给欺负了。

这可能是所有老师们最想念开学的时刻,也是老师们最让人心疼的时刻。

下面,就是他们吼出的心声。

“网课……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这句话,来自全国弱小无助并忍不住颤抖的老师们。

因为“停课不停学”的通知,最近一周,他们迎来了职业生涯里最艰难的考核:

打开摄像头,
调整麦克风,
在学生们满脸坏笑的表情下,
网课直播。


他们为了 Wi-Fi,翻山越岭:



他们亲身示范,游泳课哪怕没水,也固执地带上泳镜:



他们也亢奋不已,安利考试题:


“我的妈呀看看卷子!!!oh my god !!!太绝了吧!!!”


他们还收到学生刷的几万个赞,和价格不菲的大火箭。


这让冷峻的他们都变得好慌:


“同学们!不要点赞!不要刷屏!你们能来老师就很开心了!”


我和同事们找到几位初高中的老师,记录了他们从早 7 点到晚 9 点的直播生涯。

就像下图这样:

“妈妈,我不想去上课了!”


你清醒点中不中?你可是老师啊!”



一位在山东教初三的 35 岁冷酷男老师,对我形容了他上网课最大的痛苦:

——觉得自己像个猴。

要知道,很少有这么强劲的直播平台,能支持几百个学生同时开视频。

所以在网课里露脸的,只有他一个。

以前,是他站在三尺讲台上目光炯炯,往下丢粉笔头。

现在好了,每天被几百人直勾勾盯着,围观评论有没有开美颜。


比如下面这位老师,不小心开了美颜,接着全微博的人都知道了:



而且看你直播的人,那叫一个多哦。


朋友@王星星 教初中英语,想让学生做份小试卷,就问,家长这会在家里吗?忙不忙?


下一秒,满屏都是 “不忙不忙!听您讲课呢!”


学生全家都在看他上课,每天如此。


特别庄重,因为都在家里没事做。

 

有的听完物理,激动坏了,都开始自学量子力学了。

一个网友说,自己老公和孩子看了班主任的趣味物理课直播。

孩子挺正常,他上头了,开始给家里的猫讲平行宇宙和量子纠缠。


部分科目在网课直播中,还体现出了极大的劣势。


比如体育课,特别容易被截图做表情包。



但还好,你熬过最尴尬的时刻,就能开始检查作业了。


二人作业。



七人作业。



还有 @今天薛晓薛发糖了吗 提供的,一堆人的作业。



仿佛一座花果山,山里一堆猴。


而老师,就是那个带头的。


脸皮这种东西,播着播着就厚了。

但技术困难,真是不太好克服。

如果你家网不好,那你一节课都耗在上线上。

上线了,卡掉了。
上线了,卡掉了。
上线了,下课了。

但更多意外,都是老师自己造成的。

一位政治老师,把自己给静音了。

       

       


@银河酱 的语文老师,错点到暂停键了。

她对着空气,激情澎湃地讲完了两个阅读理解。

寂静的直播间里,只有一张纹丝不动的 PPT 。两个班都懵逼了。

@星星 把群不小心给禁言了。让学生在公屏上回复,没有人理。

她很生气,非常生气,这是态度问题啊!直到学生家长给她打电话……

开在直播间里的生物课,更冒着被封的风险。

讲必修二的受精作用,突然被告知涉黄了。

老师发个“DNA片段”的弹幕,结果“A”和“片”,一起被屏蔽了。

等到你终于进入了状态,越讲越兴奋,下一堂课的老师,突然就来了。



他拿出一张满满当当的课表和你说:

“不好意思,再有5分钟就该上物理了。”


只有上过网课的人,才明白什么叫做心灵的沟通,脑电波的传递。


老师这个角色,太注重互动了。

眼神一撇,语调一变,之前有人走神,能用 108 种方法把他们拉回来。


而现在,他们的武器全没了,根本不知道学生在干嘛。

你唯一能看到学生的动作,是点赞。

@王星星 要两个班一起讲,结果两个班碰见之后,一定要比一比哪个班点得赞多。


播了 20 分钟,40 个人在钉钉上点了快 4 万个赞。

“也不知道他们听没听课……”


她的课代表还跟她承认错误,对不起老师,你讲单词的时候我睡着了。

  

说老师们不焦虑,那肯定是假的。尤其是教毕业生的。


在北京教高三的英语老师 @雪 ,大年初四就接到了要上网课的通知。


知道后马上分工,领任务,制作上课要用的ppt,准备资料。

 

一边准备一边担心,以前学生上课打瞌睡,还能走过去拍拍头,现在只能点名问重点对象一声,在听吗,能听懂吗?


数学老师 @小水说,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就是没有人说话。


再给提示,还是没有人出声。


直到问“你们设备出问题了吗,是不是听不见声音” 才会有人说听得见。


最后还是自己强行讲完。


但每个人都在尽最大可能想办法。


读者 @追桃者 的老师,知道网不好,下播后会在群里专门语音讲一遍。



讲高中地理的@邓邓 ,每次开播前都会专门在群里做个小调查。



带高三的 @雪 ,每天拍照查作业。一道题有五个以上的人错了,下一次直播就一定会讲。



过程很艰难,总有值得的地方。


冷场会有,但总不会太久。

主动举手回答问题的学生,也有主动申请帮你批改作业的学生。


这些老师和我说,虽然直播很尴尬,网络很卡,效果肯定没有那么好,但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


学生们胆子大了不少,刚进直播间的时候,孩子们会手动打出一排小火箭来表达欢迎。

而老师批完作业,也会反手回赠几朵小红花。

学生@Zaiyee-Z 特开心:幼儿园毕业后,第一次得到这么多的小红花耶!


老师们的快乐,其实真的很简单。


虽然暂时看不见彼此,但你们之间的距离,从来都不远。



撰稿:樊阿姨
素材搜集:樊阿姨 罗麦子 niuxyu
责编:宋温暖
主编:李妙多






   晚祷时刻:


老师最想说的真心话:

同学们,别忙着截图了,也别点赞了,

好好听讲就可以了。




从来没这么心疼过老师

真的

↓↓